大陸政策法規

領航新時代中國經濟航船——從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看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駕馭中國經濟

2018/04/02

新華社北京3月31日電

新華社記者

圖表:十八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歷次會議議題 新華社記者 肖瀟 編制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經濟成就令世人矚目——

世界經濟持續低迷背景下,中國經濟頂住下行壓力,國內生産總值從54萬億元增至82.7萬億元,年均增長7.1%;結構不斷優化,韌性不斷增強,活力不斷釋放;對世界經濟增長貢獻率超過30%,成為世界經濟增長的主要動力源和穩定器。

亮眼的數字背後,中國經濟發展的思路之變、結構之變、動力之變越發意味深長。

偉大實踐源自科學決策的指引。

五年來,習近平總書記親自主持召開16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全方位謀篇布局中國經濟發展,不斷開辟新境界。

從議事機構到決策機構——十八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成為黨中央領導經濟工作的重要決策平臺,凸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高超的駕馭經濟能力

2014年6月13日晚,新華社一篇關于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六次會議的通稿引發關注。這是十八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首次進入公眾視野。

當天,中南海懷仁堂,習近平總書記發表重要講話,首次亮出中國的能源安全戰略——

2018年3月30日,由上海開往莫斯科的一帶一路跨境電商中歐班列貨運列車在上海楊浦站發車,助力中歐間跨境電商物流運輸。這是一列上海開往莫斯科的中歐班列在發車儀式上。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中國要推動能源消費革命、能源供給革命、能源技術革命、能源體制革命,並全方位加強國際合作,實現開放條件下的能源安全。

這是世界最大能源生産國和消費國,在經濟發展新常態下,搶佔全球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産業變革先機的奮起一躍。

“面對能源供需格局新變化、國際能源發展新趨勢,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必須推動能源生産和消費革命。”習近平總書記強調。

香港《大公報》網站刊文稱,此次會議將能源生産和消費革命一起提升至國家長期戰略的高度,顯示中央的動作和決心很大,其背後有著推動中國經濟發展模式轉變的深切意涵。

這是寧波舟山港穿山港區集裝箱碼頭(2017年5月9日攝)。新華社記者 黃宗治 攝

這次會議本身,則讓外界感受到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的非同尋常——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親自擔任組長並主持會議。

此前,中央財經領導小組鮮有公開披露。外界好奇,這是個什麼性質的機構?

經濟工作,一直是黨治國理政的中心工作。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就是黨領導經濟工作的組織形式之一。

1980年3月17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正式成立,成為黨中央領導經濟工作的議事機構。

2013年4月17日,十八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一次會議舉行,宣告新一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成立。

這次會議研究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工作規則》,討論了今後一個時期財經領導小組工作的主要內容,強調要充分發揮財經領導小組在加強黨對經濟工作領導中的作用,提高黨領導經濟工作的水平。

就在這次會議上,中央明確了新一屆財經領導小組的定位——受中央政治局及其常務委員會委托進行經濟社會發展重大戰略政策決策的機構。

從議事機構到決策機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定位之變,凸顯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對加強經濟工作領導的高度重視。

辦好中國的事情,關鍵在黨。謀劃好新時代中國經濟發展,關鍵在黨。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的成員層級之高,凸顯這一決策機構的重要性:

中共中央總書記擔任組長,國務院總理擔任副組長,成員由黨和國家其他有關領導同志組成。每次會議根據議題,請其他中央領導同志和有關部門、地方負責同志列席。

中央財經領導小組下設辦公室,負責處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的日常事務工作。

大事難事見擔當。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新長徵路上,關口重重,荊棘叢生。

2018年3月26日,我國首個國際化期貨品種——原油期貨正式在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挂牌交易。這是嘉賓們在儀式現場合影。新華社記者 方喆 攝

從2013年春天,到黨的十九大召開前,十八屆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在習近平總書記的堅強領導下,把握經濟社會發展大勢,高瞻遠矚科學謀劃,先後召開了16次會議,研究了25項重大議題,提出了400多項任務和措施。

16次會議議題,件件凸顯“重大”——

聚焦的都是經濟社會發展的重大方針和政策、重大戰略和規劃、國民經濟生産力重大布局的原則和措施。

每一次會議的議題,都是習近平總書記精心謀劃、深入調研、反復研究、深思熟慮後親自確定的。每次會議他都親自主持,對每一個議題,他都發表重要講話。

“我的執政理念,概括起來説就是:為人民服務,擔當起該擔當的責任。”總書記對祖國、對人民的深情告白和承諾,也深深體現在對中國經濟的領導和決策中。

決策新時代經濟發展,中央財經領導小組重視頂層設計——

改革開放是決定當代中國命運的關鍵一招。

2013年7月15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舉行第二次會議,研究深化財稅體制改革的思路。首個專題性議題聚焦改革,用實際行動宣示中國深化改革的堅定決心。

財政是國家治理的基礎和重要支柱。從中國古時商鞅變法,到200多年前美國以預算制度變革開啟“進步時代”大幕,古今中外實踐表明,科學的財稅體制是實現國家長治久安的制度保障。

“經濟轉型是我國發展面臨的最重要、最緊迫課題,而此前一個時期發展方式粗放、盲目投資上項目的根子之一在于財稅體制不合理。”中央財辦有關負責人説。

針對財稅體制存在的突出問題,這次會議提出了“調整事權、完善稅制、穩定稅負、健全預算、提高效率”的改革原則,為當年11月十八屆三中全會部署深化財稅體制改革做了思想準備。

面對全球政經格局發生的新變化和國內發展新要求,我國迫切需要確立新的對外開放總體戰略。

2014年11月4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八次會議把“一帶一路”建設作為我國經濟外交的頂層設計和重大戰略。為完善配套機制,決定發起建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和設立絲路基金。

決策新時代經濟發展,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著眼長遠謀劃——

“洪范八政,食為政首”。古往今來,糧食安全都是治國安邦的首要。

一方面糧食需求量剛性增長,另一方面人多地少水缺的國情制約糧食生産,如何走出一條中國特色的糧食安全之路?

“確保谷物基本自給、口糧絕對安全”——2013年12月9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四次會議研究國家糧食安全問題,確立了我國新的糧食安全觀。次日舉行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提出了“以我為主、立足國內、確保産能、適度進口、科技支撐”的新形勢下國家糧食安全戰略。

從過去糧食安全“保全部”,到如今強調“保口糧”,這是新形勢下黨中央統籌考慮資源條件、集中力量保重點的戰略抉擇。

2014年3月14日第五次會議研究國家水安全戰略;2016年1月26日第十二次會議研究森林生態安全問題……立足促進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黨中央在會上研究決策事關黨和國家事業可持續發展的基礎性、戰略性、前瞻性重大問題,提出根本性的解決之策。

決策新時代經濟發展,中央財經領導小組堅持問題導向——

2015年7月20日,針對股市出現的罕見異常波動,第十次會議在研究扶貧工作的同時,增加資本市場議題,提出要認真汲取教訓、恢復市場正常運行、完善制度建設、進一步防范風險等重點任務。

非常之舉,必有非常之意。

第三次會議研究新型城鎮化工作,第九次會議研究京津冀協同發展問題,第十四次會議研究解決好人民群眾普遍關心的突出問題……一係列舉措努力破解短板問題。

在全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活動周北京會場主題展上,一名工作人員在展示一款倣生機器人(2017年9月15日攝)。新華社記者 張晨霖 攝

決策新時代經濟發展,中央財經領導小組不斷完善經濟工作戰略布局——

“一帶一路”建設、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創新驅動發展戰略、人民幣“入籃”、改善投資和市場環境……會議議題涵蓋了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的方方面面。

通過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這一工作機制,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提出一係列經濟社會發展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形成了一係列關係當前和長遠的重大判斷、重大決策,有效統一了全黨思想,辦成了一些具有深遠歷史意義的大事,黨中央領導經濟工作的總體布局基本完成。

“中國經濟取得的成就,無疑是中國共産黨領導下中國政治制度有效性的最好證明。”俄羅斯共産黨領導人久加諾夫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