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政策法規

人民日報解讀金融工作會議:為何設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

2017/07/17

許志峰 吳秋余 歐陽潔/人民日報

2017-07-16 07:35

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剛剛閉幕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對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我國金融工作進行了全面部署。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我國金融業發展面臨怎樣的形勢和任務?如何防範化解金融風險?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金融業又該如何更好發揮作用?7月15日,人民日報記者第一時間採訪了相關專家。

主動防範化解金融風險

金融風險總體可控,但隱患仍不容忽視

“這次會議是在全球經濟增長趨緩、我國經濟步入新常態的背景下召開的,具有重要意義,將對我國金融業改革、發展和穩定產生深遠影響。”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董希淼表示,近年來,我國金融業取得了長足發展,但在發展過程中也積聚了一定問題和風險,需要結合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認真加以研究解決。

金融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這次金融工作會議強調,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金融工作的永恆主題。要把主動防範化解系統性金融風險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科學防範,早識別、早預警、早發現、早處置,著力防範化解重點領域風險,著力完善金融安全防線和風險應急處置機制。

“當前我國金融風險總體可控,但金融風險隱患仍不容忽視。”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員仇高擎表示,此次金融工作會議強調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有利於進一步完善、深化前期金融風險綜合治理的各項舉措,切實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維護國家金融安全和穩定。

“市場的穩定,是改革和發展的基礎,要堅決防止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讓金融更好服務於實體經濟,這個要求落實到資本市場層面上,就是要防止市場大起大落。”光大證券首席分析師滕印說。

債務風險是金融風險的重要方面,當前去杠杆工作穩步推進,今年5月末規模以上工業企業的資產負債率為56.1%,同比下降0.7個百分點。但在部分行業部分地區,高杠杆率和政府隱性債務問題依然存在。

這次會議提出,要把國有企業降杠杆作為重中之重,抓好處置“僵屍企業”工作。各級地方黨委和政府要樹立正確政績觀,嚴控地方政府債務增量,終身問責,倒查責任。

“經濟下行壓力下,高杠杆的風險更容易暴露,要按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求,積極穩妥去杠杆,但也不能一刀切。”南開大學金融發展研究院教授田利輝認為,去杠杆要堅持分類、精准施策原則,對“僵屍企業”該去堅決去,不能讓其佔用寶貴金融資源,同時要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盤活存量,優化增量。

董希淼認為,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我國將繼續把防控金融風險作為金融工作重點,不斷加強金融監管協調,推進機構監管與功能監管、微觀行為監管與宏觀審慎監管有機結合。

回歸服務實體經濟的本源

把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經濟社會發展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

近年來,我國金融業在不斷服務實體經濟過程中實現了自身跨越式發展,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能力穩步提升。然而,隨著金融業規模快速擴張,也出現了一些脫離實體經濟的苗頭,金融業在一定程度上出現“脫實向虛”傾向,服務實體經濟的質效有待進一步提升。與此同時,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突出,不利於當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推進。

這次會議提出,金融要把為實體經濟服務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全面提升服務效率和水準,把更多金融資源配置到經濟社會發展的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更好滿足人民群眾和實體經濟多樣化的金融需求。

“服務實體經濟是金融的根本宗旨,也是金融賴以存在發展的基礎所在。”仇高擎表示,近年來,我國影子銀行業務發展偏快,金融空轉、“脫實向虛”的現象抬頭,既不利於實體經濟的持續發展和轉型升級,也不利於金融自身的穩健發展,此次金融工作會議強調,金融要把為實體經濟服務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有利於金融發展“正本清源”,為我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提供更加有力、有效的金融支持。

“目前中國總體金融結構仍以銀行間接融資為主,直接融資成為制約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短板。”滕印認為,提高直接融資比重,就要不斷推進資本市場制度建設,要完善主機板市場基礎性制度,積極發展創業板、新三板,規範發展區域性股權市場,以合格機構投資者和場外市場為主發展債券市場,為擴大直接融資創造更好條件。

“金融是服務業,需要通過優化資金配置來服務實體經濟。”田利輝認為,更好服務實體經濟,金融機構要突出主業、強化服務,發揮其固有的價格發現、風險管理、資金配置等優勢,堅決防止“脫實向虛”,豐富金融產品供給,為實體經濟“解渴”,保險機構則應發揮保險資金規模大、期限長、來源較為穩定的優勢,做實體經濟的穩定器和助推器。

與此同時,為實體經濟服務也是防範金融風險、確保金融自身持續健康發展的根本舉措。

董希淼介紹,近半個世紀以來的全球金融史表明,發生金融危機的經濟體受到的影響幾近摧毀性,究其原因在於這些國家或地區的金融體系存在內在缺陷,金融發展和創新長期“脫實向虛”,脫離了服務實體經濟的本質。

“脫離實體經濟,金融業就是無本之木、無源之水,早晚要出問題。”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胡怡建表示,從經濟發展角度看,金融與實體經濟是共生共榮、相互促進的,離開了實體經濟這個根基,金融業就會吞下自我膨脹的惡果,而沒有金融業的良好發展,實體經濟也會缺乏活力。

推進金融業改革開放

堅持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兩手抓”,積極支持資本市場“走出去”

“金融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組成內容,也是金融領域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具體表現。”仇高擎介紹,新常態下推進金融業改革,要貫徹新發展理念,進一步優化貨幣政策框架,深化金融監管體制機制改革、利率市場化和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多層次金融市場制度改革、金融機構現代企業制度改革,健全小微、“三農”、科創金融和綠色金融服務體系。

“深化金融改革,要堅持直接融資和間接融資‘兩手抓’。”董希淼表示,在直接融資領域,要積極推進主機板、新三板、區域性股權交易及股權眾籌市場建設,協同發展場內和場外、公募和私募、股票、債券和期貨等分層有序、功能互補的多層次資本市場體系。在間接融資領域,要著重抓好銀行業金融機構的改革創新,加快大型銀行戰略轉型,發展中小金融機構,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和金融消費者。

近年來,我國的金融監管體系逐步完善,在防範和化解我國金融風險,促進金融機構合規經營等方面取得長足發展,但隨著我國金融機構綜合化經營趨勢加劇,跨界交叉性金融風險產生的可能性加大,金融監管協調機制亟須進一步升級。

這次金融工作會議決定,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強化人民銀行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範職責。

董希淼認為,設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是此次會議的重要成果之一。與原有的金融監管協調部際聯席會議相比,委員會的職能完整,層級更高,金融監管協調將會是其重要的工作之一。同時,人民銀行在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範方面的職責得到強化。通過金融監管協調機制的加強和提升,深化金融監管體制改革,優化金融風險監管覆蓋方式,以更好地應對金融機構在綜合化經營過程中可能會產生的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操作風險,防範引發全面影響經濟和社會發展的系統性風險。

“有了統一的協調機構,可以有效防止九龍治水、各自為戰的局面,防止監管不足或監管過度,有力有效有序地引導資本服務實體經濟,從而借助金融支持來實現中國夢。” 田利輝說。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與全球經濟的關聯度愈加緊密。隨著“走出去”戰略的實施、“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金融對接國家戰略加強服務的意識也愈顯強烈。此次金融工作會議對金融如何助力深化改革開放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董希淼認為,在擴大開放方面,我國要穩步推進人民幣國際化,加快同有關國家和地區資本市場的互聯互通,積極支持資本市場“走出去”,擴大金融機構雙向開放,鼓勵境內機構在境外設立分支機搆,為境外金融機構在華設立分支機搆提供發展空間。同時,逐步放寬市場准入,擴大投資範圍,加大企業境內外融資支援力度,加強跨境監管協作,便利符合條件的企業赴境外上市。

(原題為《金融工作會,釋放哪些信號》)